巴菲特犯“吮指之错”?伯克希尔公司囤1220亿美元现金,遭几十年老股东指责!这一著名指标已超140%。

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公司现金头寸高达1220亿美元,再度引起投资者不满。

近日,伯克希尔的长期股东、Wedgewood Partners的首席投资官罗尔夫(David Rolfe)在当了伯克希尔几十年的股东之后,出售了价值千万美元的该公司股票。罗尔夫在第三季度致客户的信中指责,在当前的牛市中,巴菲特的“吮手指”和投资乏术错过了许多投资机会。(巴菲特曾说,看到了机会却什么都不做就是“吮指之错”。)

其实,罗尔夫仅仅是最新一例。在今年7月份披露的伯克希尔二季度报告中,也已经有大型机构投资不满巴菲特的投资表现,而卖出伯克希尔股票。特别是伯克希尔重仓的卡夫亨氏的股票市值蒸发了约三分之二,严重拖累了伯克希尔公司股价表现。

此外,巴菲特有一个著名衡量股市健康的公式,通过观察股票总市值与GDP相比来衡量市场的健康程度。就在2001年网络泡沫破裂之前,这个“巴菲特指标”达到了146%,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这一数字为135%,而现在这个比例略高于140%。

不满巴菲特“吮手指”,伯克希尔长期股东抛售千万股票

近日,伯克希尔-哈撒韦公司(Berkshire Hathaway)的长期股东、Wedgewood Partners的首席投资官罗尔夫(David Rolfe)在当了伯克希尔几十年的股东之后,他将出售价值千万美元的该公司股票。罗尔夫的RiverPark/Wedgewood基金持有4.8万股伯克希尔B类股票,总计约1000万美元。

罗尔夫指出,他不满于集团持有巨额现金储备,他认为在当前的牛市中,这位“奥马哈先知”和他的团队所做的投资乏术并且错过了投资机会。

罗尔夫在第三季度致客户的信中写道:“在大牛市期间,‘吮手指’并不能让公司达到预期收益。对巴菲特和查理-芒格来说,此次的大牛市本可以成为其令人震惊的职业生涯结局的一个高潮。”

不过,罗尔夫的RiverPark/Wedgewood基金在整个牛市中的表现也不是最好的。据Wedgewood Partners网站上的一份情况介绍,截至第二季度的过去10年里,他的基金扣除费用后的年化回报率为13.6%。在此期间,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年化回报率为14.7%。

罗尔夫认为,这么多的现金对公司的发展是一个“相当大的障碍”。罗尔夫还对伯克希尔在当前牛市期间的一些投资感到失望。他特别提到了IBM和卡夫亨氏(Kraft Heinz)等公司。巴菲特在2011年第四季度披露了他持有的107亿美元IBM股份。但到2018年初,他已经卖掉了全部股份。在此期间,IBM股价下跌了20%以上。卡夫亨氏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另一笔并不成功的投资,尤其是自2018年以来。在此期间,该股市值蒸发了约三分之二。

罗尔夫说,这些举动“并没有激发人们对巴菲特公司仍处于行业巅峰的信心”。巴菲特和芒格分别现年89岁和95岁,关于谁将接替他们的问题已经讨论了多年。在公司的年度股东大会上,巴菲特说,长期担任公司高管的格雷格-阿贝尔和阿吉特-贾恩有一天可能会和他以及芒格一起上台回答问题,这暗示了阿贝尔和贾恩的继任潜力。

罗尔夫还指出,伯克希尔在牛市开始时错过了两大机会,没有对信用卡公司万事达和Visa进行大规模投资。在牛市期间,万事达信用卡的涨幅超过了1800%,Visa的涨幅超过了1300%。伯克希尔在这两家公司都有股份,但它们在公司的股票投资组合中只占很小的一部分。“这两只股票本应帮巴菲特赚大钱,” 罗尔夫说。

不同人眼里有不同的巴菲特

其实,罗尔夫仅仅是最新一例。在今年7月份披露的伯克希尔二季度报告中,也已经有大型机构投资不满巴菲特股票表现,而卖出伯克希尔股票。

7月中旬披露的数据显示,俄勒冈州公务员退休基金(OPERF)上周递交证监会的备案文件显示,在今年第二季度当中,他们出售了14.1822万股伯克希尔B股,余下22.2763万股,意味着持有的该股数量减少了大约五分之二。以旗下资产计算,OPERF是目前全球排名第四十二大的公共退休基金。

但是,有人辞官归故里,有人星夜赶科场。同样在二季报中,华尔街著名的基金投资者Bill Ackman的Pershing Square基金,则新买入351万股伯克希尔哈撒韦B股,价值约为7亿美元左右。

Pershing Square基金已经成为伯克希尔B股的前50大股东之一。Bill Ackman对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投资是被动投资。Bill Ackman认为,即使巴菲特不再运营该公司,伯克希尔也有望产生可观收益,该公司的股价显示出它被投资者低估了。

显然,不同投资者对于巴菲特业绩有不同的观点。从伯克希尔公司股价的表现来看,在2009年3月开始的本轮牛市中,伯克希尔的股票表现落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。在此期间,伯克希尔A类股上涨了323%,而大盘指数上涨了334%。

但是,如果将侧重于投资价值股的伯克希尔和侧重于科技股的纳斯达克100指数对比,则明显更为落后。

从上图来看,很明显从2011年开始,以FAAMG为首的科技股爆发,明显拉开了与价值股的差距。结果来看,巴菲特的伯克希尔股票涨幅和侧重于科技股的纳斯达克100指数基金(QQQ),拉开了近一倍的差距。

事实上,在早年的投资生涯中,巴菲特与科技股并无任何交集。但是,也恰恰在2011年,科技股爆发的前夜,巴菲特也开始投入到科技股当中,只是所遇非“股”。这个股票就是IBM。

伯克希尔在2011年宣布开始建仓IBM,并一跃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。在买入IBM的股票时,巴菲特曾强调对IBM超百亿美元的投资是一项对这家公司转型的长期投资。但是,IBM的转型并未能提升公司的业绩。这导致伯克希尔一套就是五年,过好景不长,IBM股价此后又开始下跌,令巴菲特对IBM失去了信心,在2018年初彻底清仓IBM.IBM股价则在2011年Q4巴菲特首度揭露持股、至2018年初完全出清期间,下跌了超过20%。

在科技股震荡盘整一年后再度起飞的2016年,伯克希尔开始建仓苹果,到2019年再度增持7500万股,伯克希尔持有苹果的股票已经达到了2.403亿股。从2011年入手IBM和2016年入手苹果两大时机来看,巴菲特看大势的眼光可谓无以伦比。

大举持有金融股,囤积现金1220亿美元

然而,在伯克希尔的头寸中,科技股的比重仍然不算高,美国金融服务类股的持股规模近1000亿元美元,约占公司市值的近1/5。与此同时,又囤积1220亿美元,等待更多市场机会。

公告显示,伯克希尔6月底持有的美国银行(Bank of America)、美国合众银行(US Bancorp)股票分别增加3.5%、2.4%,而富国银行(Wells Fargo)、摩根大通(J.P。 Morgan Chase)的持股则维持不变。

在二季报中,伯克希尔前15大持股中,有7个都是金融股,分别是美国银行、富国银行、美国运通、美国合众银行、纽约梅隆银行、摩根大通及穆迪。

银行业被视为经济走势的重要指标,伯克希尔旗下庞大的金融类股票头寸,凸显巴菲特对市场前景的稳定信心。目前金融服务业的持股占公司市值1/5,此比重远高于2010年底的12%。

然而,在增持银行股的同时,伯克希尔的现金头寸也在2019年Q2底已扩张至超过1200亿美元,这些现金大都投入到美国国债。巴菲特2月23日在给股东的信上透露,许多股票的市价、已远超过伯克希尔能整个买下的价格。巴菲特表示,未来几年,伯克希尔希望把手上过多的流动性,投入该公司将永久持有的企业。不过,近期内,能这么做的机会并不多:长期前景良好的企业,价格已突破天际。

如此伯克希尔的巨额现金储备,让许多人怀疑股市崩盘是否即将发生。早在2008年,巴菲特成功地为上一次市场崩盘做好了准备,将多余的现金储存起来,然后借给高盛和通用电气等陷入困境的公司,赚得盆满钵满。

巴菲特著名衡量股市健康的公式,也在引发人们的思考,通过观察股票总市值与GDP之比来衡量市场的健康程度。就在2001年网络泡沫破裂之前,所谓的“巴菲特指标”达到了146%,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这一数字为135%,现在这个比例略高于140%。